您的位置:首頁/會員原創/散文

數日雨晴秋草長, 絲瓜沿上瓦墻生

來源:作者:淚中魚時間:2023-11-04熱度:0




 寂寥籬戶入泉聲, 

不見山容亦自清。

數日雨晴秋草長,

 絲瓜沿上瓦墻生。

宋·杜汝倫《詠絲瓜》



一場秋雨過后,少了幾許燥熱。寂寞的村道間,鮮有人影。騎行電瓶車,也可呼嘯而過,拋下身后攀爬在墻頭的藤蔓,兀自在秋風中凌亂。

對了,此時我們都可注意到,鄉下有一種藤蔓植物,長勢特別蔥郁蓬勃。每天,我騎行越過下松巒村間的水泥路,路邊兩旁的院墻,或半空的電線,都爬滿了這種油油的藤蔓,它們或斗折蛇形攀線延伸,或象青龍昂首蜿蜒墻頭,或象一道流瀑下瀉,懸掛半空,擋在眼前,葉間還綴滿了艷艷的耀眼黃花。這生機盎然的藤蔓植物,我們誰都認得是——絲瓜。

絲瓜生長期藤蔓茂盛,掛果產量也高。如果是在水邊,長勢更旺。

絲瓜是夏秋最好的下飯果蔬了。

絲瓜入口鮮嫩、爽滑、清新、酥脆,不但可口,它細膩柔軟的口感,以至于老少皆宜食用。小的時候,清楚地記得,絲瓜就是奶奶的家常下飯菜。

上世紀八十年代,我十來歲,奶奶還在世,是個小腳老太太,癟嘴沒牙,年近九十。奶奶單吃獨居,住在世美祖廳旁的老房間里。

奶奶房間的南面是木鼓皮,與祖廳隔開。東邊是一花一人高的矮墻,從墻頂往上立著釘死了的成排木格窗。清晨躺在床上,那黑黑的木格窗,夏天漏光,冬天過風。矮墻外是一個很寬闊的鋪著大青石板的長天井。我們兄弟每年的夏天,都是在這個天井里摸爬滾打,度過自己的童年。父親當年是個篾匠,手藝紅火,平時都是在外面做工養家。母親是家里的主勞力,白天都是到田畈地頭勞作。我們兄弟都是奶奶一手帶大的。

奶奶房間東邊的短墻上,總放著幾塊 破碗瓷瓦片,這些瓷片就是奶奶原始的刮果皮的刨子。記得奶奶用這破瓷片,刮得最多的是南瓜和絲瓜,當然也刮馬鈴薯和紅薯。

世美祖廳的外墻邊,奶奶見縫插針開墾了一巴掌塊地,奶奶每年都在那里搭有絲瓜架,架上爬著絲瓜藤蔓,當然地上也沒空著,蔓延有南瓜和冬瓜藤。絲瓜架旁有一口漚屎尿的大陶缸,常年積攢著澆灌這些藤蔓的肥水。

當年,絲瓜成熟時,預備下鍋前,奶奶都要刮掉絲瓜表面綠色的糙皮。刮絲瓜的時候,奶奶左手拿著長長的青絲瓜,右手捏著青瓷瓦片,頂靠絲瓜表皮,從上而下“滋溜”一聲,水花四濺間,長長的絲瓜現出一道鮮嫰的果肉,而瓷片底便落下一坨翠綠的濕皮渣。這個時候,奶奶就會搬出,那個永遠猜不厭的謎語讓我們猜:小時青青細又長,瓦片一刮做菜味道香。老時心臟變絲瓤,洗碗搓澡用得上。在我們的嬉笑鼓噪聲中,奶奶很快將絲瓜全身的糙皮刮掉,然后清水一沖,便可切片切絲下鍋了。

絲瓜是尋常植物,據說絲瓜的原產地在印度、緬甸,傳入中國有2000多年。從古至今,歷史上出現很多文人吟頌絲瓜的詩句。如北宋詩人君端《春日田園雜興》云:“白粉墻頭紅杏花,竹槍籬下種絲瓜”;還有明代吳儼“翠蔓出墻風裊裊,黃花盈架露瀼瀼?!钡燃丫?。

在我看來,絲瓜在民俗文化上,也是很受歡迎的藤蔓植物。

中國人對枝繁葉茂的藤蔓植物,是懷有敬畏之心的。不信請看,房屋門窗和床頭上的雕花多為虬勁的纏枝蓮,青花瓷瓶最普遍的紋飾也是青蔥的纏枝藤蔓。

而藤蔓蔥郁繁盛且多籽實的絲瓜,攀爬牽引力度強大,有著不屈不撓的精神,它能夠釋放出一種濃郁的生命氣息,跟中國人開枝散葉多子多福的樸素理念相吻合。絲瓜便在中國民間,成為最受歡迎的植物。不信,你隨便走進哪個村,都能看見肆意的攀爬的絲瓜藤蔓??茨情T梁、窗臺、老屋破墻、屋頂、樹梢和電線,絲瓜藤蔓的影子無處不在,且見風生長,蔥郁盎然。

文人都說絲瓜有牽念和思掛的寓意,翻書知道,絲瓜也屬于葫蘆科,瓜瓞綿綿的葫蘆又有福祿的寓意。因此,絲瓜旺盛的藤葉莖蔓,也代表了家族人丁興旺的寓意。這樣,絲瓜在民間也就大受歡迎。這也就不難理解,絲瓜為何能在鄉間肆意攀墻爬房了。

所以理想的田園生活不應該只有陶淵明的菊,還應該有“犬吠柴門楓葉下,一籬寒日蔓絲瓜?!?/p>

你看那宋·杜汝倫《詠絲瓜》里面的意境:那淙淙繞村而去的山泉聲里,雨過天晴,山村秋風中,疏籬下的黃花翠藤青蔓,攀爬于粉墻黛瓦之上,這是何等恬靜的仙境。

不信,你再看在宋人趙梅隱的筆下,籬下絲瓜是如何的別有風姿:

黃花褪束綠身長,白結絲包困曉霜。

虛瘦得來成一捻,剛偎人面染脂香。

這描繪的簡直就是脂香美人:妙齡黃花,綠果白膚,呵呵,會心一捻細腰,豐腴可人哈!

絲瓜除了迎合國人傳統的鄉土樸素文化,它的實用價值也很巨大。我奶奶說的那個謎語,最后一句:“洗碗搓澡用得上”,就點明絲瓜除了是道美味,還有巨大的日常實用價值。比如南宋愛國詩人陸游曾說:“絲瓜滌硯磨洗,余漬皆盡而不損硯”。

記得我小的時候經常要放牛,在秋末或春初時,常常是陰雨天,放牛要穿雨鞋。沒有鞋墊時,娘總從窗臺上取來一個干絲瓜,剪掉兩頭,敲掉里面的灰白籽實,扒掉外面干老的外皮,再攔腰一剪,將兩段絲瓜絡分別塞進雨鞋里,轉眼做成一雙非常干爽的鞋墊。

隨著工業末端的精細化,絲瓜在工業方面的加工用途更廣,可以替代種植成本高的棉麻纖維,用來造紙、織布、結網和充坐墊等。

另外絲瓜還有巨大的藥用價值。

現代科學證明,絲瓜性涼、味甘,清熱解毒、祛痰止咳、利尿消腫。絲瓜還可以通經絡,適量食用有美容、調節月經紊亂、增強免疫力的作用。

這里介紹一個古老的絲瓜食療妙方:

取一條鮮嫩的絲瓜,用食鹽搓洗清除絲瓜表面的皺皮和污漬。然后把它切成片,取一個大碗,大碗中間倒扣放一個小碗。切好的絲瓜片圍著小碗碼起來。然后將大碗放在鍋里蒸20分鐘后,打開鍋蓋,去掉絲瓜片,提取小碗底下黃橙的湯汁精華,放點冰糖每天喝一點。堅持喝一段時間,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在我看來,絲瓜思掛!絲瓜的黃花可賞,果肉可食可用,葳蕤的藤蔓還可慰鄉愁。

明 代張以寧有首詠絲瓜的詩可為證:

黃花翠蔓子累累, 寫出西風雨一籬。 

愁絕客懷渾怕見, 老來萬縷足秋思。

如今我們年紀漸大,兒女也都在外地學習和工作,每逢讀這首詩,便有很多感慨。

回頭一想,奶奶又何嘗不是牽引我們長大的那根長青藤!所以,只要我看見絲瓜,我就想念我的奶奶,想起我童年的快樂時光。因此,我每年也會在鄉下房前種上絲瓜,讓絲瓜攀爬在門口的院墻或樹上,任它天馬行空葳蕤生長,燦爛開花垂果。







国产99视频精品免费视频7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