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頁/會員原創/散文

老井

來源:原創作者:馬進時間:2023-09-28熱度:0

老  井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馬 進

家鄉位于冀西北尚義縣壩上一個鄉村。老宅旁,有口水井,村落因她而聚,因她而興,也因她而凋謝沒落。

那口古井,撒落家鄉幾代人生活的足跡。

清末戰亂,曾祖父帶著曾祖母背井離鄉,一路北奔,來到漠南草原,祖父降生了。那年,開啟了民國時代。曾祖父決定把家安在祖父降生的地方。

曾祖父深知逐水而居,第一件事就是掘井找水。有一些風水知識的他,在附近轉了兩天,找到一處水脈。他與鄰居一起,一鍬、一鏟、一筐,挖了一星期,掘到四五米時,溢出了大量的水。井水涌出后,曾祖父那伙掘井人,抱在一起喜極而泣。井水澀而苦,但他們還是用雙手捧起,灌了個大飽……

父親出生那日,毛主席站在天安門城樓上向全世界宣告: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!祖父老來得子,萬分激動,給父親起名慶國。

1954年秋季,家鄉完成了農業改造。祖父擔任了村內建國以來的第一任村長。作村長后,他干的第一件大事,集中全村社員,把水井往深掏了兩米,井口安裝了轆轤。井水很澀,但很旺,取水方便了許多。

村民們由于長期飲用那口又苦又澀的井水,牙齒漸漸變得發黃。

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的冬末,多年來一直超負荷勞作的祖父,吃了我的百歲宴后,患十幾年哮喘病、腦血管病的他,病情突然加重,一夜之間撒手人寰。

村長的衣缽,傳承到了父親的手中。

聯產承包責任制實行后,父親請來縣水利技術人員,對井水化驗?;灲Y果讓人震驚:井水屬高氟水,是導致多數村民患心腦血管病和壽命不長的根本原因……

聽從技術人員建議,父親購買回沸石,定期撒入井中。從那以后,各家各戶從水井挑回去的水,燒開后,飲時不再發澀。然而,各家各戶的燒水的鍋底、盛水的暖壺底、飲水的缸底,都會掛一層白厚的水垢……

進入新世紀,村民們紛紛在農田里打井,種植蔬菜;水井水位日漸下降。村民每天“聞雞挑水”,去得晚了只能挑回半桶水。

父親跑鄉進縣,在縣水利局資助下,水井往深又掘了三十多米,配套了水泵。沿老水井井壁,砌上磚,抹上水泥,加上井蓋,蓋上井棚。從那時起,鄉親們不再爭先起早,到水井排隊。

父親步入花甲之年,時常感到頭暈。我多次勸他到縣醫院問診,可他像牛皮筋,執拗不聽。一個清晨,他把家中的兩口水缸挑滿后,跌倒在水缸旁,沒能再醒來……

父親離開我們后,媽媽變得格外執拗;不肯搬到城里與我們一起生活。不得已,每個星期天,我“擠時間”回村看她。媽媽與我說話時,總是下意識地瞅向屋外的水井,匆匆掃過又匆匆收回。

那口水井,因干旱少雨和地下水水位下降,日漸干涸,已經失去了其應有的價值,成了村里的一件擺設。

十年前,多數村民搬遷到打工城市居??;家鄉成了“空心村”。六年前,家鄉被縣、鄉政府確定為整體搬遷村,納入易地扶貧工程。媽媽享受政策,在大青溝鎮易地扶貧樓,安置了一處60平米的二樓。她不肯隨我搬到縣城居住,說她只要能動彈,就不會離開那些左鄰右舍,喜歡和他們說笑嘮嗑。

媽媽搬遷到新樓以后,與我通電話總是笑呵呵地引到自來水上。她說:“現在廚房里有了自來水,不用再像二十年前那樣排隊挑水了。喝開水缸子里不再有水垢了。媽媽和你們縣城人一樣,喝上干干凈凈的水了……”

易地扶貧樓,被鄉親稱作“恩澤苑”。搬遷后,村民返回村里,你一鍬,我一鏟,把村里的那口老井掩埋了……

媽媽打電話告訴這事時,我心中五味雜陳。電話那端的她,語氣也變得極其匪夷所思。我知道,放下手機后,她一定淚雨滂沱。因為,那口老井承載著母親無限的追憶……

媽媽總愛約上村鄰,步行走上七八里,回到村里。到現在已是一片耕地的上面,沿著地塄走走,到已經掩埋了兩年多的老井上站站……

于是,我決定回家一趟,陪著母親,到那口見證了家鄉百年巨變的老井,了卻母親心中那份淡淡的鄉愁和濃濃的懷舊之情……

 

作者:馬進

通訊地址:河北省尚義縣自然資源和規劃局

作者電話:13582436638

 

 

上一篇:青藏高原印象

下一篇:閑談“孤獨”

国产99视频精品免费视频76